这是一个铺垫

虽然维护了一份适用于 Arch 的软件列表 (用于初次安装 Arch 时快速安装所需的软件) , 但是在本机上,并没有做到同步更改, 导致现在系统中有太多无用的包。

虽然也不影响使用,但是谁让我是个 强迫症患者 呢。

开始作死

说干就干,记得 Wiki 上有条 Shell 命令, 可以移出除 base 组以外的所有软件包。

呀,突然想起这命令没有把 GRUB 包排除,这样的话引导就没了。

不过也不怕,等会再安装不就行了 (安慰一下受惊的自己)。

少顷,卸载完成。

咦,咋提示找不到 Zsh 的模块呢。

哦,原来忘了把默认 Shell 改回 Bash 了

没事,重开一个 tty — 输入 root — 回车 — 输入密码 一气呵成。

自己都佩服自己的手速了。但却提示重试?

好吧,原来以前设置了禁止 ROOT 用户登录的。

心中有点七上八下的感觉, 似乎有点后悔干这事了。

还没死透呢,继续

不过,以上都只是小问题啦,不怕。

遂拿出 Arch 的 Live 盘 (试问哪个 Arch User 不是 人手一个 Live 盘)。

  • 启动 Live 盘
  • 配置网络连接
  • 挂载
  • arch-chroot

以上操作早就烂熟于心,小意思嘛。

然后就开始安装常用的软件了 (就是文章开头所说的那个软件列表)。

需要安装 900 多个包,大约需要下载 2G 多。看样子得等等,那就先去洗漱吧。

洗漱回来,看了一下,还在安装,那就再等会?然后?

欸,进度条咋没动了。

欸,咋卡住了,所有按键都没反应了,只能强制断电,再重启 Live 盘了。

欸,Live 盘咋进入 rootfs 了。

欸,rootfs 中所有按键也没反应。

看来 Live 盘坏掉了,好恨自己为啥不先安装 Boot Loader, 也恨自己为啥不是 一手一个 Live 盘。

那就睡觉吧。

华佗再世?

第二天。

要不是系统中有重要数据,还真直接重装了 (重装是在逃避问题,而不是解决问题)。

当然,这也不是不能解决的问题, 只要 硬盘文件系统 没有损坏,就还有救。

  • 在手机下载 Ubuntu 的 Live 镜像
  • 将 Ubuntu 的 Live 镜像解压到一个 micro SD 卡,再套上读卡器,这样就做好了一个 Ubuntu 的 Live 盘
  • 进入 Ubuntu 的 Live 系统后,再下载 Arch 的 Live 镜像,校验和后,dd 进另一个 U 盘
  • 关闭 Ubuntu 的 Live 系统,启动 Arch 的 Live 系统
  • 再配置网络连接, 挂载?

欸,mount 时卡住了,看来 文件系统 挂掉了。

XFS 目前似乎没有什么可靠数据恢复工具, 虽然有提供修复程序,不过,不折腾了,去放松放松。

拓展阅读

为啥需要用到 Ubuntu 的 Live 镜像?

如果 Arch 的 Live 盘坏掉了,系统也无法开机,身边还没有其它可用的电脑时。

那就只有通过手机做一个 Live 盘。

因为 Ubuntu 的 Live 镜像直接解压到 Fat32 文件系统的 U 盘上就能以 UEFI 的方式 启动。

而现在的设备一般都支持读写 Fat32 文件系统。

虽然 Arch 的 Live 镜像也可以如此, 不过还需要修改 Label, 但是在手机上修改 Label 终归是很麻烦的。